当前位置:主页 > 校园风采 > 幼儿园 >

幼儿园

“冰花男孩”的年夜饭仅一个肉菜 希望早日住新

时间:2018-02-20 16:21 来源:未知 作者:宁陕教育网

  原标题:“冰花男孩”春节回访:希望早日住进新房子

  王福满的家背后有个小山岗。平静的春节假期里,他们一家人会爬上来晒太阳暖身。

  从云南昭通机场乘车出发,经过2个小时的车程,才能到昭通市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村。这里是8岁的“冰花男孩”王福满的家。一个多月前,一张王福满的图片走红了网络,惹得大人们心疼。照片里他的头发被冰花覆盖,像顶着一丛雾凇,脸庞冻得红扑扑,手提着书包站在教室里。这张照片引发了社会关注。

曾引发网友关注的“冰花男孩”图片。曾引发网友关注的“冰花男孩”图片。 8岁的王福满和家人。8岁的王福满和家人。

  2月15日,除夕夜,他们拜神后才能吃年夜饭,桌上是米饭、白菜、洋芋、粉条,唯一的肉菜是炖猪肉。山里的娱乐也稀罕,嗑嗑瓜子儿就睡觉了,迎接新年的到来。南都在春节期间回访“冰花男孩”,带着亲爱的读者来看看他们的新年是怎样度过的,以及共同回忆那些与“冰花”有关的冷暖故事。

  

  2月15日,除夕。傍晚时分,“冰花男孩”王福满的姐姐、父亲、奶奶、叔叔都聚在一起准备吃年夜饭。他们的房子位于转山包村,是用泥巴扶起来的老房子了。按照他们的习俗,必须是拜完神才能吃饭。桌上是米饭、白菜、洋芋、粉条,炖猪肉是唯一的肉菜。晚饭之后,屋里烤着火取暖,他们在一边嗑着瓜子,时光平凡而温暖。

王福满家的年夜饭。王福满家的年夜饭。

  2月16日,年初一,他们早上8点多起来。民间常说年初一要早起,这寓意着新的一年人们勤劳而幸福,不过福满家没有这个说法。在悠悠的春节假期,一家人喜欢到屋后的小山岗上去晒太阳,暖身子。

  2月17日,年初二,他们要把水挑进屋里,水的量要管两天使用。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是年初三不能在外面吃水、洗手,否则“身体就会烂掉”。王福满记在心里遵守着。

  对于王福满来说,这个寒假除了做作业外,他还要帮家里的人干活。煮猪食喂猪、挖洋芋、捆麦子、砍柴,这些活儿对小小的福满来说已经很熟练了。2月10日,南都记者第一次联系王福满时,他的屋外正在下雪,冷的时候,用来喝水的碗过了一宿都会结冰。在福满睡觉的上方,都是陈旧的瓦片,有时候冷风会灌进来,福满就只能躲到被窝里。

  晚上睡觉前,王福满会沿着屋里的木梯往上爬,上面是他休息的地方,在电灯下,他读起了好心人送给他的图书。“《小王子》《十万个为什么》《百科全书》,美不胜收。”王福满数了数最近读的书。

  好心人之所以给他送书,是因为一次意外的走红。

  

  南都记者问他是否喜欢“冰花男孩”这个名词,他说他喜欢,“但这不是我真正的名字。”福满的姐姐叫做福美,姊弟俩都有着美好祝愿的名字。

  “冰花男孩”的由来令人心酸。王福满在转山包力辉苗圃希望小学(下称“转山包小学”)读三年级。1月8日,正值隆冬,这一天是语文期末考试。早上7点50分,福满就起床了,他往外探了探头,天没有下雪。家里只有3件外套,穿脏了没有洗,他匆匆地出门了。

  转山包小学海拔在2800米,从他的家走到小学,走山路要走1个多小时。比起大路,走山路要更快一些。一路上天冷路滑,这个学期他已经摔到十几次了,还好没有受伤。到了学校,他的头上和眉毛都挂满了冰花。监考老师把王福满的照片发到了网上,网友们心疼地称之为“冰花男孩”,王福满随之走红。

  他不是第一次头满冰花。那段长约4、5公里的山路,在他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奶奶带他去报名走过一遍。他记住了,这一走,就是两年多。王福满说,天阴的时候头上就会有冰花。其他上学的孩子不会,“因为我没有帽子”。

  王福满的父亲王刚奎常年在外打零工,月薪两三千。母亲因为嫌弃丈夫没本事,在两年前跑掉了。奶奶也老了,患有眼疾,王福满和姐姐王福美在家需要帮着干活。他的手上,手掌是能摸起来硬硬的老茧,手背则是裂开的冻疮。

  他说自己好想长大,这样就能帮爸爸干活赚钱了。他梦想去北京入读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成为一名警察,“抓小偷”,“地上的庄稼被偷过”。

  

  “冰花男孩”王福满的走红带来了许多改变。王刚奎回忆,走红后的那些日子,常常有人来看望福满,“最多的时候10几个”。福满也开心,“因为他们会送礼物给我”。后来,政府提议带王福满一家三口到北京去看看。

  “我们说不去,现在条件也不好。”王刚奎回忆,“天天打电话,说不要我们出这个钱,我们确实不好意思。”几经劝说,他们答应了。从鲁甸到昭通机场要两个多小时,昭通和北京直线距离为2000多公里。北京,那是王刚奎去过最远的地方,对于福满来说更是。1月19日下午,王刚奎一家飞抵北京,在带领下,他们开展了为期三天的观光和出行。

  1月20日一大早,他们去天安门广场看升国旗,福满不够高,王刚奎就把他抱了起来,让他骑在脖子上看。这让福满想起老家小学也有升国旗。当天中午,行程继续,他们了参观北京警察博物馆和中国人民公安大学。

  公安大学,这是王福满最喜欢的地方,他热衷于看警察的训练和枪,“真枪,抬不动”他笑着回忆。姐姐王福美和爸爸记得,在福满3、4岁开始学说话时,就嚷嚷要当警察,“当了警察后为人民服务,保护社会。”王福美也期待弟弟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1月21日下午,他们仨出席了媒体见面会,成为了座上宾,见面会的主题是“‘冰花男孩’王福满北京圆梦”,记者们都在台下等待发问。“坐在上面会有点不自在,有点激动。因为平常没有这么多人听你讲话。” 王刚奎向南都记者回忆,“倒是福满比较淡定。”

  王福满告诉南都记者,别人帮助了他,他也想帮助别人。他畅想未来,“想帮助我小时候,支持我的人。”

  

  “冰花男孩”不止王福满一个。1月16日,鲁甸县教育局局长陈富荣向媒体表示,转山包小学,属于鲁甸县边远贫困学校之一。除此之外,转山包小学也是冰凌区学校之一,是全县海拔最高、最贫困的学校。记者了解到,家距学校最远的孩子,要走将近2小时的山路。

  陈富荣介绍,冰凌区就是海拔2000米以上,冬季处于冰凌、雾凇状态的地区。这样的冰凌区学校,鲁甸全县有45所。如果按照每所学校100人计算,鲁甸还有几千名这样的“冰花男孩”。

  “冰花男孩”王福满走红后,来自各地的捐助涌向云南鲁甸县这座西南小城。据了解,因“冰花男孩”事件,共青团云南省委、云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云南省志愿者协会发起“青春暖冬行动”。截至1月15日,当地收到的捐助款项达到30万元。

  陈富荣是鲁甸县本地人,当“冰花男孩”的照片流传时,他第一时间看到了。“当时就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上学之路,冬天很冷,寒冬季节走一个小时山路上学,穿得又薄,那种经历我很熟悉,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他说。

  陈富荣表示,当地总共收到的30万元捐助,属于捐赠人没有指定用途的善款,这笔钱将用来帮助更多类似“冰花男孩”一样的学龄儿童。记者了解到,首批10万元爱心捐款已于1月10日送抵学校。此外,中建三局昆明分公司为转山包小学捐赠保暖衣服144套、取暖设备20台。

  王刚奎和王福满的新年愿望都是能搬进新房子里去住。记者了解到,房子是2015年建好的,所在地在离福满的小学不到1公里,走路只需要10分钟的地方。地皮是亲戚的,房子一共两层,一层70多平米。修建时一共花了13万,其中有3.5万是政府补贴的,剩余的9万多均是外债,目前还了2万多。

  由于屋内的门还没装,也没有装修,还不能住人。如果能早日住进新房子,福满上学就不用挨冻了。

  采写:南都记者 苏海伦

上一篇:父母“挪用”孩子5.8万压岁钱被诉 压岁钱该归谁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