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新闻 > 视频新闻 >

视频新闻

语文课能读“闲书”吗

时间:2018-02-22 16:21 来源:未知 作者:宁陕教育网

原标题:语文课能读“闲书”吗

  寒假开始后,北京市海淀区家长高欣一直在为女儿文文的假期补课而操心。不久前,她去某培训机构试听了一节兴趣阅读课,可200元一小时的价格让她犯嘀咕:“讲得倒挺有趣,但也就是带着孩子们看名著,学校为什么不能做呢?”

  “现在的语文教学普遍是两多一少,精读精讲太多,反复操练太多,学生读书太少。”部编本语文教材主编温儒敏主张学生扩大阅读量,鼓励海量阅读、读一些“闲书”。而在采访中,许多语文教师反映,受课堂容量、教学目标等因素限制,传统课堂很难进行专题的阅读教学,兴趣类阅读只能放在课外。课上没时间,课外缺指导,课内外阅读的坚冰如何击碎,“闲书”能读进课堂吗?

  以探究激发阅读兴趣

  “《归田园居》中,陶渊明‘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岂不是过得很优裕?如果清闲自由又富有,他辞官隐居还有品格价值吗?”在示范课上,一位学生向北京市语文学科带头人、顺义区教研员刘德水发问。

  “那你可以课后探究一下。”刘德水向他推荐了《陶渊明集笺注》《中国历代粮食亩产研究》《中国历代人口统计资料研究》等书籍。一周后,答案出来了。魏晋的一亩约合今天0.69亩,以当时的生产力,粮食产量约2000斤,据《考工记》,一间屋的规制是10平方米左右,以陶渊明一家七口计,生活、居住条件都很差。

  “由课本延展到课外,通过探究激发学生自主阅读的兴趣,这是让‘闲书’走进课堂的一个有效途径。”刘德水说。

  “课外书应该是教科书以外的书,而不是课堂以外、学校以外的书。”日前教育科学出版社、北京云舒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主办的第一届新时代阅读教育高峰论坛上,清华附小语文教师李怀源提出,要让整本书阅读回归课堂。

  以整本书阅读带动习惯养成

  在中国教育史上,整本书阅读历来是官学与私塾的主流,而今人熟悉的教科书则很晚才进入课堂。“从四书五经开始,中国就强调整本书阅读。直到南朝《昭明文选》,文选类的教科书才出现。晚清后,以单篇选文为基础的新式教科书才逐渐进入课堂,成为语文教学的基本载体。”李怀源说。

  选文类教材与整本书阅读对语文教育的意义有何不同?李怀源指出:“选文的教材有利于学生学习规范的现代白话,但学习典范的现代白话文则要用到整本书。”

  早在1941年,叶圣陶先生就发现了文选类教材的偏颇,主张“把整本书做主题,把单篇文章做辅佐”。而2001年版《语文课程标准》明确提出:“培养学生广泛的阅读兴趣,扩大阅读面,增加阅读量……多读书、好读书、读好书、读整本的书。”不久前,温儒敏也通过媒体再次呼吁“一定要少做题,多读书、读好书、读整本的书”。

  北师大二附中教师李煜晖认为,整本书阅读与课堂并非不相容,关键还在于教师做好引导。“《论语》一共二十章,我讲解前五章,教授学习方法,再把学生分三个组,各组负责研究五章带到课堂讲,学生不知不觉就形成了整本阅读的习惯和能力。”

  以“闲书”带动能力提升

  “让‘闲书’进课堂,最大的困难是,语文老师一边实践,一边还要证明自己做的事情有意义。”李煜晖表示,在进课堂的实践中,阅读提升成绩的短期变化无法衡量,这让很多家长对此心存疑虑。

  “文文现在还小,课业压力不大,趁着时间多,多读些书,也是一种积累。以后要中高考了肯定就没有时间看闲书了。”问及报阅读班的初衷,高欣说。

  “其实,未来社会最需要的是阅读能力,而信息社会更加需要以阅读为基础的分析和判断的过程。阅读是所有学科学习活动的基础,任何一个学科的学习都离不开阅读,在高考中,不仅在语文,即便在理科,信息量的增加都是趋势,阅读价值和作用也会更加凸显。”中国教科院研究员储朝晖说。

  (本报记者 刘博超)

上一篇:教育合作促民心相通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