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电化教育 > 教育技术装备 >

教育技术装备

耄耋教授秦兆年电教小屋家中建

时间:2017-04-15 13:4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上世纪90年代前后,幻灯片是老师手中会变魔法的透明胶片。秦兆年和老伴刘达莲把家里变成了“电教小屋”,学生们来这里参观精心收藏的投影幻灯片。有些幻灯片还插上互联网翅膀,成为学生的创业项目。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何瑞琪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维宣

  作为科普志愿者,永没有退休的那一天。在家坐不住,总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献完花甲献古稀,献完古稀献耄耋。

  秦兆年是我国知名的电教专家、华南师范大学退休老教授,退休22年,却从未真正退出教书育人的舞台。走进秦兆年的“电教小屋”,家中三室两厅:客厅是宣展室,餐厅是研究室,书房是制作室……墙顶挂着红旗奖状,底下一排排幻灯片投影展示,令人目眩神驰。

  上世纪90年代的教育史,在这个空间里重新活了起来。这些略略发黄的幻灯片,曾是“电化教育”时代师生课堂上的宠儿。比如眼前这张太阳、月亮、地球的轨迹变化幻灯片,记者还记得,是读小学时老师用来教看图说话的。月亮始终位于太阳和地球之间,无论如何转动幻灯片使得“地球”绕日,三者的相对位置不变,同学们恍然大悟,写出对天体学最质朴的认识。

  还有这张读拼音识字,一个“b”和一个“a”,可以组成多少种读音呢?4张幻灯片轮流切换,变幻音调,可以读成“八”“拔”“把”“爸”。学龄儿童年纪小,不懂得写这些字,幻灯片就配备了神形兼备的图片。“爸爸”就是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男子头像,这样,孩子们也知道每个读音的意义。

  秦兆年留存的投影幻灯片里,不仅记载着我们的童年回忆,还梳理出中国光学投影新技术发展史。制作投影幻灯片,原来有多达20种方法,墨绘洁制片、彩绘法制片、糯米纸法制片……秦兆年每一种都有存样,还有一整套的《雷锋》电影版幻灯片。他挑出其中一张剧照,这张幻灯片就是用糯米做的,含有淀粉、明胶等,跟我们平时包裹糖果那张纸很像,薄而透明。

  曾经,南通现代教育技术博物馆有关负责人“三顾茅庐”,三次到访秦兆年的家中,希望能收藏这些珍贵的历史。但是秦兆年夫妇摇摇头,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投影幻灯片再次走向历史的舞台。

  退休:

  自带设备奔赴贫困地区

  1995年,秦兆年退休,和老伴刘达莲存下了教学所用的上千张投影幻灯片和历史资料,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到贫困地区进行科教扶贫。

  “我们在贫困地区看到很多投影教学设备被弃置,就因为没有配套教材,老师也不会使用。”秦老很痛心。于是两夫妇搞起了“光动媒”技术的研究。

  别看秦兆年家中收藏的投影幻灯片制作精美,价格却不贵。最简单的那种幻灯片,一张2角的胶膜就可以制作出来。许多幻灯片利用的都是物理学中最简单的光折射原理,只要有教材,复印出来后把胶膜往上一放,就能用于展示化学反应顺序、大气层气体流动指向等。

  20多年来,夫妇俩一次次奔赴贫困地区讲课,没要过任何报酬,自己做教材送到课堂去,还把制作幻灯片的方法教给老师们。甚至购买教材、设备捐赠给当地。“还记得在广东省连平县田园镇举办教师培训班时,孩子们看到这些幻灯片,高兴地玩个不停。”秦兆年说。2011年,秦兆年被评为“中国好人”。

  思考:

  如何活化投影幻灯片等传统教具?

  秦兆年夫妇最纠结的是:如何真正把投影幻灯片等传统教具重新活化?许多人都曾参观过“电教小屋”,但与现代的教育手段相比,还是落伍了。人们可以轻易地用PPT和丰富的动画教材,制作图像、音频、影视一应俱全的教材,谁还会再去费劲地制作幻灯片?

  但秦兆年看到,还是有许多人喜欢这些形象生动的东西。曾经,一名正在楼下打扫卫生的清洁工偶然看到这些好玩的幻灯片,很感兴趣,秦老二话不说就送了他好几批。去年,华师大的支教学生把他的研究成果带去了贵州一个贫困地区。孩子们看着奇妙的3D眼镜、会动的电视图书、能变色的卡片,抢着要尝试这些神奇的“光动媒”教具,在玩耍中学习了防震减灾知识、公民道德知识和其他的科学知识。

  秦兆年几十年如一日地不断“充电”,反复思考怎么把他发明的“光动媒”技术传播到网上去。带着对科研教育的一片热忱,他把家里当作实验室,投资10万余元购买电脑多媒体全套设备以供研究应用与开发,几乎把所有的周末、晚上都用在搞科研上。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宁波市组织专家抽检教育技术装备质量